深圳一汽配厂多人同患白血病 被鉴定为职业性肿瘤

邹秀华的妻子也在华生电机打工,好在她没有患病。邹秀华确诊后,妻子就在家照顾他,为此还被公司辞退。

邹秀华比吴植明小1岁,2013年1月进入华生电机公司,从事啤壳、预弯、包圆等工作,接触油漆、天那水等各种清洗剂和化学油剂,2014年5月31日,他被确诊为白血病。

患上白血病,同一工厂不止一人

谢凤平2008年12月至2013年9月在华生电机镀锡车间从事车转向器、印字作业,工作中接触油墨、稀释剂,间接接触混合胶、催干剂、甲醛、酒石酸、氯化亚锡、焦磷酸钾、氢氧化钾、明胶和氨水等化学品。

2016年12月20日,广东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对邹秀华所患白血病作出最终鉴定,鉴定结论为职业性肿瘤(苯所致白血病)。按照职业病有关规定,公司应承担相关费用,但邹秀华几次沟通公司都没有给,最后只得通过法院来裁决。

被鉴定为职业性肿瘤后依靠法律途径要求华生电机公司赔付有关费用的,并不止邹秀华一人。女工谢凤平是较早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人。她患白血病后在医院治疗期间,与邹秀华、吴植明等人相遇,才意识到该厂患白血病的职工并不只有自己。

此后,邹秀华做了骨髓移植,虽然病情稳定了,但如果天气不好的时候,特别容易感冒、咳嗽,医生说这是得了白血病后,肺部感染留下的病灶造成的。“我并不知道接触了苯这种物质,这些制剂的包装上印的都是英文,看不懂。”

2017年10月,吴植明头晕、恶心的症状越发明显,去医院进行了检查,被诊断为白血病。后来,他就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自体干细胞移植,并且持续进行化疗。

据其介绍,在这个工作环节中,工厂并没有给工人提供完善的防护器具,只会在上级部门检查的时候才象征性地做一下防护,其他时间都是徒手工作。

今年6月,吴植明将度过35岁生日,正是年富力强的他,如今只能在老家一边休养一边照顾孩子。除了日常的生活开销外,吴植明为了治病还向亲朋好友借钱、用网络筹款,凑来60万元钱。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工人们上班时的工牌上,标有德昌电机公司的logo。但北青报记者搜索启信宝发现,华生电机有限公司在股权结构上与德昌电机公司没有直接关系。

除此之外,启信宝信息显示,叶润强还担任上海日用-友捷汽车电气有限公司、上海马陆日用友捷汽车电气有限公司、成都日用友捷汽车电气有限公司、世特科汽车工程产品(常州)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监事、法定代表人。

根据启信宝上的信息显示,华生电机有限公司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叶润强同为德昌电机(深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还有3位华生电机高管人员在德昌电机公司担任高管。

裁判文书网上的信息显示,2018年,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职业病鉴定结论做出民事判决,由华生电机公司赔付了邹秀华的相关费用。邹秀华对其中一些情况有异议,提出再审,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

经过骨髓移植治疗,吴植明的生命得以延续,但身体状况不佳,比常人更容易疲劳,也更容易生病。

鉴定为职业性肿瘤,对簿公堂拿到医疗费

于是,邹秀华去医院检查,医生怀疑是白血病。“我都不相信,我那时候还不到三十岁,怎么会得这个病?”后来,妻子让他先回家休养,结果检查确诊为白血病。

调查:浸泡汽车零配件制剂含苯

在医院化疗的过程中,吴植明发现华生电机工厂里患白血病的不止他一个。虽然这几位病友所在的车间和岗位不同,但均来自华生电机公司。

除了双手的接触外,车间里的化学味道也很大,工人们也没有口罩或呼吸设备。在这样的环境下干了一年多,邹秀华觉得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吃不下饭、恶心、失眠,体力也特别差,走不了多远的路就会感觉很累。

广东省职业病鉴定办公室向北青报记者证实,确曾于2015年至2019年期间为来自华生电机的工人鉴定过职业性肿瘤,但具体人员姓名及情况不便透露。职业病鉴定办公室只负责对患病人员进行职业病的鉴定,对于华生电机公司出现多起工人患白血病的情况,他们不负责检测和监管,建议北青报记者向有关部门反映。

上海日用-友捷汽车电气有限公司的官网上同样有德昌电机公司的logo,该网页上显示,该公司服务品牌产品包括诸多汽车品牌,其零配件使用车型也包括多款车型。

打工9年被查出白血病

除了皮肤接触之外,吴植明所在的车间密封,化学味道很浓,工人们经常感觉头晕、恶心。

如果吴植明的最终鉴定结果与前两次一致,那么他将是又一名因职业接触苯导致白血病的华生电机公司工人。在他之前,至少有4人已经拿到了鉴定结果为“职业性肿瘤(苯所致白血病)”的职业病鉴定书。

受访工人称,华生电机公司是德昌电机公司的子公司,是生产汽车零配件的企业,其中最主要的业务是生产汽车马达及冷却设备,这些汽车零配件在工作时都经过含有苯的制剂擦拭、清洗、浸泡,而且长期在含有苯的空气中存放。

2008年,吴植明来到华生电机公司打工,此前他曾在深圳两家工厂担任维修员、技术员,而来到华生电机是因为这里是当地规模较大的公司,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上班后,吴植明发现公司的车间里有浓重的化学气味。

吴植明说,他们车间有大约五六千平方米,100多名工人,因为工人流动性很大,有些工人实在受不了呛味就离开了。而他则在这里一干就是将近十年,可以说是车间里工作时间最长的工人。

在华生电机做工时,工厂每个星期发三双棉布手套,但铁壳过油后手套再接触很快就会湿透,一天要换好几双,手套不够用,基本就相当于是徒手接触含苯制剂。

几名得了白血病的工人在医院化疗时相遇,他们觉得自己的病并非偶然。随后他们去做了职业病鉴定。目前,已经有4名患病的工人拿到了有关部门做出的职业病鉴定书,吴植明则还在等待最终鉴定结果。

2015年10月22日,广东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最终鉴定谢凤平为职业性肿瘤(苯所致白血病)。但她也是通过诉讼才解决了华生电机公司的有关赔付,法院判决华生机电公司承担谢凤平自费的工伤医疗费1.2万多元。

邹秀华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的工作是生产汽车零配件,主要是生产发动机马达的外壳。在制作时要将铁皮过一道油再冲压,而这个油则是含有苯的制剂。

吴植明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在华生电机公司担任技术员,主要是设备的保养维护、机器调试等工作。在生产时会接触到含有苯的化学制剂,比如在设备上有胶水需要返工清洗的时候,就会接触到天那水、二甲苯等制剂。

近日,江西籍打工者吴植明仍在等待自己的职业病鉴定书最终鉴定结果,前两次鉴定结论均为“职业性肿瘤(苯所致白血病)”,但他打工的单位华生电机有限公司对鉴定结论有异议,这让他的鉴定结果一拖再拖。

据谢凤平爱人介绍,谢凤平曾经跟家人提起在工厂生产时,看到使用的制剂包装上印有骷髅头的标志,但并不知道里面是致癌物质。同时除了操作时手会接触到这些制剂外,密闭的车间里非常呛人,这些都是导致她后来患病的原因。

吴植明的第二次职业病鉴定书上显示,根据其自述,2008年5月至2017年10月,在华生电机公司当技术员期间,工作中接触天那水、二甲苯、三防胶、红胶、白胶、混合胶、地板胶、玻璃胶、油墨、甲醛、高温油、防锈油、导轨油等。


posted @ posted @ 19-05-17 06:38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凤凰彩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